搜索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18001286295
客服组:
微信客服
旺旺: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QQ:
服务时间:
0:00 - 24:00

手机二维码

Copyright © 2009-2011,合普煜新能源,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  张经理  18001286295     18001286236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牛栏山镇腾仁路22号闵京蒲企业园
版权所有 © 合普煜新能源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京ICP备0810464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手机二维码

>
供应商坐地起价、发货延期——中国光伏人的“630”焦虑症

供应商坐地起价、发货延期——中国光伏人的“630”焦虑症

供应商坐地起价、发货延期——中国光伏人的“630”焦虑症

浏览量
【摘要】:
“今年的630抢装压力比过去几年都要大。”一家光伏电站投资企业负责人向光伏們抱怨道。与此同时,630可能要延期的传言也逐渐传播开来。近日,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在北京召开了“630”行业形势座谈会,据悉,该活动上各家企业的观点和汇总的行业现状将形成一份文件并通过工信部传达给相关政府部门。事实上,在去年的最初的几版光伏电价征求稿中,都是以“930”为调整节点的,在最后一版意见稿和正式文件中才改为了“630

“今年的630抢装压力比过去几年都要大。”一家光伏电站投资企业负责人向光伏們抱怨道。与此同时,630可能要延期的传言也逐渐传播开来。近日,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在北京召开了“630”行业形势座谈会,据悉,该活动上各家企业的观点和汇总的行业现状将形成一份文件并通过工信部传达给相关政府部门。事实上,在去年的最初的几版光伏电价征求稿中,都是以“930”为调整节点的,在最后一版意见稿和正式文件中才改为了“630”,当时业内都把关注点放在电价中,对调整节点关注度不够。

 

供应商坐地起价

 

多家一线组件企业都公开陈述,630抢装让他们的产品“一瓦难求”,并且出现了不少毁约的现象。阿特斯、天合光能、晶科、晶澳、乐叶等在内的一线厂商都处于满产状态,即便如此,各销售人员依然每天被催货,某开发商业务人员戏称“因为抢630,制造企业变成了甲方,公司安排了专人在组件企业负责抢货,如果不时刻盯着,很快就会被其他家抢走,还有的企业通过加价的方式来抢货。”

 

一家组件企业销售人员透露,“现在的问题在于全款都买不到货,几家一线组件厂商都退了几百MW的订单了,根据排不进产能去,无论单晶、多晶都没有多余的产品供应了。”

 

即便高价也等不到组件的及时发货。一家体量超过GW的电站投资商负责人韩亮(应采访人要求为化名)向光伏們袒露了他们的困扰,“我们4月份从江苏一家组件企业采购了组件,5月份就供应不上了,没办法只能从一家著名的单晶厂商那里下订单,280瓦的单晶组件报的价格是3.45元/瓦,价格虽然高,但也不得不接受了。即便如此,他们说5月25号供货,但没多久就说延期,一拖再拖,现在给我们的答复是6月10日开始供货。我们很担心组件能否及时安装。”

 

组件以外,逆变器、箱变设备等都处于供货紧张的状态,阳光电源“业主方专门安排人去了供货厂家盯货,所有的销售基本都回了总部,陪客户盯货。”

 

据多位企业销售人员透露,他们公司部分地区的销售额和利润目标已经几乎完成了。用韩亮的话讲,“很多设备供应商借着这个630把一整年的钱都挣足了。下半年这些‘趁火打劫’的供应商我们将很难再合作了。”

 

不仅组件在涨价,逆变器、汇流箱、箱变、工程商都在涨价。韩亮说他们的项目上,有的汇流箱供应商涨价每瓦2分钱,工程承包商不仅会临时涨价,还要求在630前拿到全款,否则威胁不给按时建成,“现在已经来不及更换供应商了,只能尽可能满足。”让韩亮最难受的是负责外线建设的单位,这些单位普遍是当地电网公司的三产企业,“合同上签的是预付20%、工程期结束后再付70%,结果到了临近并网的时候,要求我们必须全款,连质保金也要提前付了。”

 

即使组件高价,支架、汇流箱、箱变、施工涨价,在韩亮看来,东部地区0.98元/千瓦时的电价还能包的住,但如果投资成本增加了,有没赶上630,电价下调到0.85元/千瓦时,项目将必然亏损。

 

而有些电站,即使组件到货了,他们也面临着困境——支架供应不足。近期的全国环保大督查为630抢装带来了新的压力。

 

支架的紧缺——史上最严的环保大督查

 

韩亮公司的诸多项目普遍受到了支架供应紧缺的困扰,“前段时间开展的环保部全国大督查让天津、河北的镀锌厂大部分陷入停产困境。”据了解,环保部调集了5600名环境执法人员,计划用一年的时间对京津冀及其周边的28个城市进行25轮督查。4月7日至5月19日的一个多月时间内,督查组共检查了1.2万家企业,有8000多家企业存在环境问题,这其中就有大量的支架企业。

 

630遇上了史上执法力度最大的环保大督查。河北、天津的镀锌厂关闭,导致支架供应紧张。即便没有环保问题导致的以外,支架的供应依然紧张,全国产能最大的爱康的支架厂都在连夜加班。据一家仍在生产的支架厂商透露,产能全部都满了,价格也涨了一些。

 

韩亮的一个项目就遇到了支架涨价——他们的总包单位此前找了两家支架供货商,其中一家在大督查中被要求停产,另一家虽然可以补足这部分的短缺,但要求每吨价格上涨1500元。在韩亮看来,环保大督查是今年630抢装的各项压力因素中最重要的之一,直接影响了建设进度,也影响了项目安装质量。

 

另一个电站投资商遇到的问题更棘手,他们的支架供应商在供了50%之后临时要求提高付款条件,付清之后才发货,但支架质量与合同要求不一致,钢用量少于合同约定量,但没办法,根本找不到别的厂家再供货,只能将质量不合格的支架安装上去。

 

土地、电网,问题一个接一个

 

除了产品以外,土地和电网也在制约着各电站投资商的抢装进度。一家电站投资商的多个项目都遇到了土地不够的问题,之前规划的土地在进场施工后发现前期勘测不精确,部分土地的地质不适合安装,导致土地出现短缺。

 

“这次抢装给的时间太短了,去年7、8月份才下指标,很多前期手续没有半年很难全部弄下来,”一位电站开发人员透露,“很多文件可能要等并网后才能补下来。”

 

韩亮表示,与过去两年的630不同,之前很多省份的电网公司管理没那么严格,“一个项目只要并网一部分就算是并上去了,而今年各地的电网公司都要求全容量并网。”在2016年的630抢装中,河南电网公司并没有管理很严格,也就出现了7月上旬大量项目上在“加夜班”安装光伏组件的现象。

 

据光伏們粗略了解、统计,2016年抢装630的项目,全国范围内有近1GW的组件是在7月份甚至8月份才安装完。

 

“不知道今年的执行力度会如何,山东等省份是执行比较严格的地区。”韩亮感触到,“有些项目是肯定没法全容量并网的,只能通过一些渠道尽可能的让项目的并网验收通过。”

 

今年的630,到底合理吗?

 

首先回顾下2016年各省指标的发放时间。2016年6月初,国家能源局才下发当年的各省光伏发电规模分配拌饭,但直到12月份,辽宁、宁夏、陕西、贵州等地都没有完成。以下为去年12月初光伏們整理的各省指标发放时间表: 

如上图所示,吉林、黑龙江、内蒙古等部分区域都是在11月才完成指标分配。

 

在山东以北的地区,从11月到次年的3月底都处于冬季施工期。因此,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部分地区、陕西等地都将面临冬季无法开工的现状。在这些区域,只有在2017年3月以后才能开始施工,留给这些地区项目业主的施工期只有3个月左右的时间。短期抢工的质量控制、产品采购等诸多方面也将受到影响和制约,此外电站的外线接入工程也是工期能否顺利完成的另一痛点。

 

在之前的政策形式下,“先建先得”的省份里,从开始具备项目意向到项目基本建成差不多有6个月的周期,但在现在的形势下,开发企业愈发谨慎,“项目大部分都是前期遗留下来或者收购的,很少再有从前期开发开始储备的,政策情势不明朗的情况下,公司不会轻易开发新项目了,都比较担心指标问题。”

 

韩亮认为,这种抢630的行业现状给投资企业带来了很大的管理压力和成本支出,“备案证上都是两年有效,结果从指标下发到并网只给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太不合理了。很多地区都是16年12月份或者17年1月份才分配完指标,结果6月底就要求并网。”

 

而今年的630抢装规模也比过去几年大,“这次降价幅度较大,以前遗留的没有开工的指标项目都抢在这个时间点建成,并且去年的光伏扶贫规模和增补规模都不小,整体的抢装容量比过去大,我预计能有13-15GW,”韩亮的分析建立在他的经验上,他所在的公司有500MW左右的抢装任务。

 

在此情况下,也有企业干脆放弃了抢装。某知名电站开发商在东部某地区的上百兆瓦分布式项目,最终决定只在630前建成一个。而另一家知名企业的GW级分布式光伏项目储备,据其内部人士透露,能在630前并网三分之一就算好的了。

 

江苏某地区的电网工作人员曾给业内人士看他所在的电力公司接到的并网申请表,他指着这份有数十个项目的名单说,“也就有一半的项目能抢到630前并网。”

 

面对这延期到730、830的传言,韩冰不为所动,“我们还是会严格按照630的并网节点来争取的,只不过希望以后别这么做了,光伏这么发展下去,大家都没信心了。”

 

在抢装潮中,本该淘汰的落后产能也被充分利用起来了,或许他们是这次抢装潮中的受益者——“这次挣得钱可以维持一年的运营了。”

 中国光伏的630压力从下图可以感受到: